::: 網站地圖回首頁English行動版  
  進階查詢   RSS訂閱
專區:
網站管理
湖口老街
>>>

生活在老街

內文  小  中  大  巨  回上頁  回首頁    facebook plurk twitter

生活在老街,時間過得不快。人們的步伐安詳自得。現在是這樣,以前也是這樣。
在湖口車站同老湖口一起成長的那段時光,「老湖口」就像一片原始的大地,經過雨水、陽光、和拓荒者的滋養,到處充滿了勃勃生機。湖口車站的作用,有由一根 及時的火柴棒,照亮了「大湖口」,給予了光芒。有光的地方,自然少不了人。老街上商店林立,但也有一些住家相隔其間,他們各自在街上落下腳來,一同在這裡 打拼生活。
大人們忙著農事,做生意的當頭,老街的孩子們並不閒著。活潑的身影、無憂的喧鬧、不住的好奇……孩子的天真,乃因他們的生長背景,是一個民風單純的環境。

湖鏡派出所無憂的環境
「我們這裡的治安很好的,」老街居民這樣說。在三元宮廣場後面、靠近縣道的地方,就是湖鏡派出所的位置。它自日據時期就已經存在,建蓋的時間在民國六年(大正六年)三月二十四日,建地由當時的湖口村長葉勇之父葉千所捐,經費由各方籌措。
派出所的建蓋,幾乎與湖口老街同時期。在人來人往的那時,商人們在忙著做生意的當頭,派出所無疑提供了庇護,讓商人們無後顧之憂,得以在此安身立命。不過在人去樓空之後,派出所並沒有隨之離去,它依舊留守原地,直到今日。

湖口公學校的學生湖口公學校的學生
幾位湖口公學校的老畢業生,如今都已膝下成群,享盡天倫之樂。「想辦辦同學會!看看老同學啦!」老畢業生說。
在湖口老街上,幾乎有一半的老人家,都是畢業於湖口公學校。湖口公學校即湖口國小前身,這所學校自日據時期就已經存在,教育出無數的英才。仔細說來,它的歷史比老街還要老。
其實湖口國小更早的前身,是日據時期在波羅汶設立的「大湖口公學校」。大湖口公學校原本於民前五年(明治四十年)設於波羅汶三元宮附近,民國七年(大正七 年)改稱中崙公學校,並於今湖口國小校址設立大湖口分教場,民國十年(大正十年)大湖口公學校才獨立為湖口公學校,此即湖口國小的前身。
後來大湖口公學校廢校之後,當時大湖口地區,就只有老湖口的湖口公學校可供就讀,許多本鄉的子弟們,都必須赤著雙腳,千里迢迢來此地就學。原本學校大門在變成後門之後,其實也不孤單,它依舊為學校師生們,開了一扇通往老街的口。
直到如今,一代代的湖口人陸續畢業,也有畢業於此的老爺爺,其兒孫皆畢業於此的。火車的進站,不只帶給老湖口繁榮,聚集在這裡的人口,也使老湖口成了必然的早期的湖口公學校教育中心,學校的設立,顯然是時勢所趨。
「學堂距三里,跣足石子欺,肯讀賞布鞋,日暖還手提。逢時摘竹筍,無餚河圳尋,貪玩趲夜徑,月隙鴉鳥啼。」
這首詩的作者吳振淵,是湖口公學校的第十五屆畢業生。當時仍住在羊喜窩的他,必須涉過很遠的一段路,才能到達學校。「小時候父母親為了我能唸好書,就以布 鞋做為獎賞,後來我真的考得不錯,得到一雙布鞋……」他把童年的就學歷程,都化成篇篇詩的回憶了。「當時我們去上學,幾乎都捨不得穿鞋的。」另一位吳永全 先生說。他是湖口公學校第三屆畢業生,對於當時的窮困生活,他仍存有一絲惆悵之情。「還記得有一次學校去畢業旅行,母親為我預備了一雙新鞋,準備出外時 穿。我還記得那時候,我非常捨不得穿它,還一路提到學校去,到了教室後,才小心翼翼地穿上它。」在那個一切從簡的年代,不只吳永全先生會這樣對待一雙鞋, 其他同學們也多是簡樸素約,過著清苦的生活。
吳永全先生「記憶中,我最喜歡吃廟口的那家麵店,」廟口的麵店?吳振淵先生是這樣說得。「小時候家裡都是蕃薯配飯,沒啥大魚大肉的。不過那時候三元宮廟口附近,有一 家『廖宋添』麵店,我好喜歡吃呀!兩分錢一碗,不貴。當時它可是全湖口最有名的喲!」至於這家店的後續,不知何故就收攤了。
街上有好些個老畢業生,都已有七、八十之齡,他們是看著老街長大的耆碩,卻也是老街孕育而出的嬰孩。荏苒歲月流過,兒孫一個個又從這所學校畢業了兒孫長了一歲,學校長了一歲,老街也長了一歲,鬢角花百的人兒呢?當然也跟著長一歲囉!
 

葉漢卿先生湖口老街的藝文生命
在那個一切簡單的時代,老湖口是個純樸又熱鬧的地方。寧靜祥和的氣氛下,其實穿插著許多新鮮事。
一日三餐之餘,居民當然有自己的休閒活動,對於詩詞文藝存有興趣者,也大有人在。
日據時期的老湖口,在政治氛圍上,顯得非常寧靜;不過此地仍有文人雅士,領著自己過一種文化生活。他們寫、畫、彈、唱,做活兒的餘暇就剩這些了。他們將藝術與生活結合,成為既樂天又自得的人。
湖口地方,很少有像葉家人這樣多才多藝的。
他們就住在老湖口,街街相連的老街街區上,是愛好文藝的一家人。
葉歲,字漢卿,早年有稱鏡鎔,生於清同治十五年(一八七六年),他有三個兒子,分別是木香、萍香、異香。由於漢卿本身才華洋溢,三個兒子在耳濡目染之餘,自然承襲了父親的多才,書畫琴唱樣樣來。
他們原本住在當時的「老街」上(即通往湖口公學校的那條街),後來新街一落成,他們全家人就搬到新街上,原因為何呢?「當時我和哥哥萍香想開店,就到新街 上租了個地方,做起生意來了。」葉異香緩緩地說。「我們兩個,一個開畫像館,一個開刻印店。」早年異香曾到台南學習照相技術,哥哥刻印工夫也不差,所以生 意還頗上軌道。
至於葉漢卿則以寫字畫為生。關於他的一生,曾流傳一則相關小故事。「當時火車分二等車與三等車廂,二等車比較高級,漢卿先生通常都坐二等車,每次漢卿先生一拿出紙,用手指作畫寫詩詞時車上的那些仕紳們,就會前來索求字畫。」吳振淵先生說。
漢卿先生的作品漢卿先生的字畫,至今散逸各處。「日據時代,漢卿先生的字畫,在日人之間也有流傳,一些日本人回國以前,還會專程向他求字畫,帶回國去。」
多采的琴藝,也是漢卿的才華之一,漢卿的三弦琴尤其精湛。不過本身琴藝豐富的葉異香表示,父親除了三弦之外,揚琴和胡琴也頗為上手。「我們三兄弟每個也會彈琴。」葉異香先生如此地說。
由於葉漢卿先生一家人都有不錯的琴藝,團聚時總是喜歡彈彈唱唱,以此自娛娛人。「那個時候一旦天氣太熱,葉家人就要把椅子挪到街上,四個人坐定之後,幾把 琴就這樣彈唱起來,很像回事。」吳振淵先生說。他還依稀記得,葉家四人的才藝,總是為老街帶來不少歡樂。
「只要四個人一坐下來開始彈彈唱唱,老街上的許多居民,就會打開窗門探耳去聽,隨後四人身邊就會聚攏人群,好像在開音樂會似地。」一場輕鬆的家庭四重奏,在吳先生的描述下,益發顯得活靈活現。

 

三元宮廣場老湖口人的宗教信仰
在糞箕窩山下的湖口老街附近,有幾座不同姓氏的家廟,如羅姓家廟、呂姓祖塔等,附近的湖口村有一座戴家祠堂。此外街區內還有一些廟宇,為老湖口人提供了護佑與平安。迄今在老街尾端有一家三元宮,在靠近縣道處的舊街上,則有一座小土地公廟。
三元宮主祀三官大帝,自民國三年(大正三年)起建,七年(大正七年)落成,至今已有八十年的歷史。原本在老湖口三元宮建蓋以前,此處只有一個爐主,信徒們 必須時常往返於新豐鄉的中崙三元宮與老湖口之間,頗感路途遙遠,所以大家決議,向新豐三元宮分香火,在老湖口另建一座三元宮。直到今日,三元宮在老街頭, 也已度過八十個年頭。
據該宮管理委員會羅美搖先生說,廟的地主是羅如嚴及羅志旺,捐建的人士,則以周百萬先生所捐最多。「至於三元宮的信徒分區,在日據時代有五個村,分別是湖南、湖鏡、湖口、長安、長嶺村,每個村的爐主必須輪流舉辦祭典,慣例相沿襲至今。」羅美姚先生說。
觀看三元宮風水,屬於坐南朝北的方位。其後面是蒼蒼糞箕窩,前面據說曾有個大湖,依此「山管人,水管財」的地理位置,人和財才能聚於此地,不易散去。
三元宮廣場三元宮一路走來八十年。比起動輒幾百年的老廟,八十年並不算長。但是三元宮與地方的感情,卻早在老湖口植下了根。
就這樣,廟內拜堂虔誠善信,廟外廣場人來人往。一直到現在,三元宮都是居民的凝聚中心。玩捉迷藏的小孩,跳土風舞的媽媽,練太極拳的老先生……大家都時來走動,共享這個八十年來無甚改變的空間。
其實現在的三元宮並不是八十年前的原貌。由於年久失修之故,信徒們努力募款,在二十多年前予以整建,才有今日的容貌。據管理委員會說,近來信徒們又四處籌款,準備再予修建。三元宮的來日容顏,勢將再度經歷一番改變。
除了三元宮之外,老湖口早期的宗教信仰中心,還有位於湖鏡村二三一與二三二號之間的「福德祠」。福德祠供奉福德正神,迄今已有七、八十年了。
據此地人士的說法,這裡原本只是一個小小的土地公牌位,後來在民國六十二年十二月時,居民們為表心意,合資籌建了現在的福德祠,迄今捐建的芳名錄,還鐫刻 在牆上。外聯:右邊是「福蔭千加多吉慶」「德被萬井兆禎祥」,內聯「福在眼前正直端方為本」「德由人作神功保佑當先」。
福德祠不但為居民提供安定的力量,它的根,已融入老湖口的血脈中。
 

光復初期的公路局早期老街的交通工具
日據初期,人們顯然還處於遠離機器的階段。沒有電視機、洗衣機、冷氣機,更別說現在化的全套電子產品了。那個時代的人,用腳走過他們的生活,用腳完成夢 想。賣菜的人挑著擔了,一雙腳走遍街頭巷尾,一副嗓子喊遍百尺之內。種茶的農人,花上一天半天的時間,挑著茶擔走向台北。擔內是空是剩,全憑運氣。
當時在街上的交通工具,可說是五花八門,什麼都有。「日據時期,老街附近還出現過二輪的黃包車,通常是用來載客的。」今年七十九歲的吳元榮先生對此記憶猶 新,「至於牛車在當時,則多用來載運乾草、肥料、稻穀之類的東西。」令人難以想像的是,湖口老街當時曾出現過馬車!「馬車出現的時間並不長,大概一、兩年 就沒有了,」吳永全先生說。據幾位老人家說法,是因為當時日本軍營就在附近,有一些馬就被牽來當坐騎。至於馬車的外觀又如何呢?「一頭馬,兩個輪子,一次 可以載四、五個人左右。」吳永全先生緊接著說。老街出現馬車的時間,約略在光復前後。
日據時期,全臺出現一種特有的交通系統,即老一輩人口中的「輕便車道」。「那時,老街的輕便車道設在左邊,就在這個位置……」吳元榮先生指著亭子腳外靠邊 的路面,一面生動地比劃著,一面詳細地解說。當時的輕便車道,從哪裡開始,又從哪裡終了呢?「輕便車從『橫街』那裡開出,一直經過整條『新街』,再一路通 往新湖口去。」吳元榮先生緊接著說。至於其痕跡,早就被重重的水泥覆蓋住,不復存在了。
輕便車又稱手推台車,其軌道大多與火車鐵道平行,後來交通工具漸由輕便車演變為汽車,輕便車的利用也就逐漸減少。現在要到老湖口,新竹客運可說是很方便的 選擇。其實在日據時期,日人早就開辦了「局營巴士」,讓老湖口能與外界溝通連絡。現在的公路局,可說是由局營巴士演變而來。「光復後,公路局租用我們家一 樓當停車庫,那時公車繞進來老街,一直開到三元宮廣場,再從那裡原路開回。」吳永全先生的公子,一邊說明,一邊指著他家與眾不同的平樑,「它是被打掉的, 原本它跟其他間一樣,都是圓圓的拱圈」他繼續說,「是因為公路局的車子太高了,必須把拱圈打掉,公車才停得進去。」原來現址一七九號的平樑,不是當初有此 設計,而是其後有因。
「其實啊!在那個有一輛腳踏車,就會很得意的年代,大部分的人,都是用走路的走到新湖口去。」吳元榮先生說。走到新湖口,為什麼?

行動條碼新竹縣湖口鄉公所 服務地址:新竹縣湖口鄉中央街1號
服務時間:週一至週五 08:00~17:00(例假日休)
服務電話:(03)5993911-6交通位置隱私權政策網站安全政策個資保護專區著作權聲明網站地圖 

無障礙標章 我的e政府
本版面適用各解析度的個人電腦.智慧手機.平板電腦.筆記電腦 總計:16333189  本月:284296  今日:11480    更新日期:2021-01-15